腾讯分分彩组三规律 > 战争电影 >

纪录片)万家岭全歼106师团(3集

2018-08-21 20:21

  蒋介石一再告诫武汉会战中的国军官兵,此战并不以一城一地的得失为目的,而是要尽量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瓦解日军的攻势,同时保住自己的实力和地盘。

  整个武汉会战中,国军作战都是一个模式,就是寻机集中兵力歼灭日军主力。但日军也不是泛泛之辈,他们总体是比较狡诈的。以之前水路的安庆,马垱,湖口,九江和陆路的舒城,桐城,潜山作战来说,日军并不一味孤军深入,而是在有足够后援的情况下,才敢于前进。一旦遇到自己伤亡比较惨重的情况,就立即停下来的休整。以陆路进攻的第6师团为例,他的主力第11旅团由于在这一系列作战中伤亡惨重,补给又被切断大半,他们富有经验的师团长稻叶四郎为了避免孤军深入被国军歼灭,居然在武汉会战如此紧张的关头,依然停下来修正了1个月的时间。但不可能每一个日军师团长都像稻叶四郎那样,因为日军大本营迫切需要占领武汉,围歼国军主力。所以,日军必然会有部队放弃稳步推进的战术,孤军深入,这就是国军的好机会。在武汉会战中,国军成功围歼了日军106师团,将其歼灭超过8成以上,该师团建制完全被打散,师团长险些被活捉,一般认为该师团形同被全歼了。这是抗战历史上,相当漂亮的一次围歼战,也是唯一一个全歼一个师团的成功战例。下面听老萨来说一说。

  日军集中台湾旅团和106师团为先头部队,配合27师团,101师团等部,出人意料的以恶劣天气为掩护,乘夜偷渡鄱阳湖一举占领通往江西的门户重镇九江。

  当时志得意满的日军第十一军军长冈村宁次命令麾下,也就是日军精锐第11军团迅速向九江方向集结,准备下一步的作战。

  11军的火力极为强大,日军空军提供300架飞机的全力支持,同时日军海军强大的第三舰队沿长江而上,随时给予江面上的火力支持。

  冈村宁次1884年5月15日出生于东京一个没落武士家庭。冈村宁次是个非常聪明的家伙,他在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16期的时候,是乘机最优异的三杰之一。

  除了这些战役以外,冈村宁次在31岁时候来中国搞情报工作,在中国居住了很长时间,还曾经担任孙传芳的日本顾问。冈村宁次在中国认识很多高层人物,对中国的各个方面非常了解,甚至他的一个儿子也是在上海病死。

  早在九一八事变爆发的时候,冈村宁次就非常不赞成,他认为朝鲜,台湾尚且额米有完全开发。现在又有占领东北这么大一块地区,彻底成为中国的死敌,这是没有必要的。

  抗战爆发之前,冈村宁次曾经坚决发对扩大卢沟桥事变,认为如果增兵关内,日本必将和中国陷入持久战,那么也就必败无疑。

  再被任命为11军司令以后,冈村宁次也知道武汉作战极为艰难,但用他的同僚山本五十六的话来说:虽然我对于这个战役是极为不赞成的,但既然上级下了命令,作为一个军人我们就必须服从命令,全力帮助日本获胜。

  冈村宁次上台以后,立即指挥部队攻占了九江。他以四个师团重兵在海空军掩护下,凭借火力优势,击破九江地区国军防御。

  占领九江以后,下一步应该怎么走呢?日本军部下令,11军务必分为两路,一路继续沿着长江西进,攻击武汉,另一路则杀向南方,占领江西省会南昌,然后转为西进占领湖南省会长沙,一举切断武汉地区百万国军的退路。

  当时国军退路无非是两个方向,一个是向西退往四川,一个是向南退往湖南。其中退往四川是比较艰难的,一来四川的陆路很险要,不适合大部队行军,二来水路要经过最危险的三峡,也是极为困难。所以日本军部估计,大部分国军会向南方撤退到湖南去。

  但冈村宁次,对这个计划是非常不满意的。他认为这样部署是没有问题,但11军只有4个师团10万人出头,现在兵分两路,每路也就是5万多人。而国军对付这每一路部队的国军,至少在10万以上,加上负责的地形,作战会极为艰难。

  冈村宁次向日本军部要求支援,大本营表示可以提供新的师团,比如110师团,第9师团等部编入11军,只是这些师团里武汉还远,短时间内是无法到达的。

  在这之前,冈村宁次的计划是从长江南岸,由日本海军军舰配合,沿长江西进攻武汉。这是攻占武汉的最近一条路,让冈村遗憾的是,中国军事高层早已摸透了他的意图,中国军队赶在冈村宁次部署之前——在瑞昌至富池口不过几十公里的地区上,集结了孙桐萱第3集团军,关麟征第32军团,汤恩伯第31集团军和孙相堂的第12军近15个师的精锐部队。这些部队都是经历过台儿庄会战的国军主力部队,日军对他们一向较为畏惧。

  此时,从九江的撤退的国军主力部队也让冈村感到头痛。这些部队在九江一战中,并没有遭到重大损失。他们也已经转移到九江南面庐山地区伺机出击,随时可能反攻九江,切断日军的长江交通线。

  日本军部的命令自然是先占领南昌,然后占领长沙。冈村宁次认为,就算不能占领南昌和长沙,至少也可以击破南路的国军,消除侧翼威胁,并且抄近路逼近武汉。

  冈村经过再三的思索,最终命令部下进攻南路的部队,为兵分两路进攻,一路从庐山西部,沿南浔铁路线南下,占领德安重镇,进而占领南昌。同时,另一路再以一部兵力,沿着德(德安)星(星子)公路,从德安地区向西攻进,迂回到孙、关、汤军侧后,绕过这些部队的防区,进而夺取武汉。

  冈村认为,相比沿恶劣地形的山间公路前进的27师团,第9师团,而101和106师团相对比较轻松。

  按照日军现有的绝对火力优势,打败庐山附近的中国军队是不难的。冈村如此自信,以至松浦和伊东两人也深受感染,认为下面作战只是像英国绅士的集体狩猎罢了,都不觉起了轻敌的意思。

  他们就没有注意冈村的最后的几句话,而冈村最后几句话正是最 关键的,他叮嘱松浦千万不要离开铁路线,被中国军队引到万家岭、马回岭,还有庐山以南的隘口、泽泉、金湖、德安等地的丘陵山地。

  冈村宁次这个家伙,其实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军官,他的职业素养非常高,能力也极强。中华人民共和国十大元帅之一的彭德怀曾在工作报告中说:“冈村这个家伙,是很厉害的一个人,他有许多地方也值得我们学习的。冈村有很多本事,能实事求是,细致周密。每次进攻,他都要调查半年之久,做准备工作。他不出风头,不多讲话,不粗暴,你从他的讲话里看不出他的动向来。他经常广泛的收集我们的东西,研究我们的东西。他是朝鲜、东北的副参谋长,老练得很,是历来华北驻屯军6个司令官里最厉害的一个。

  在这次会战中,冈村起先对部下的一味信任和后期强行命令部下按照他的指 示行动,让部下无所适从,最终导致了106师团一再被重创,甚至最后几乎被全歼的命运。

  ---------------------------上图的冈村宁次后来担任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的职务,也是侵华日军最高指挥官了。冈村宁次是三光政策的发明者,也是坚决的人士。下图的薛岳将军是抗战名将,一般认为薛岳是抗战中歼灭日军罪过的国军军官。

  此时的第九战区第一兵团司令薛岳将军,司令张发奎奉蒋之命早已将第25、第70、第8、第4、第64、第74、第 66七个军的强大兵力,埋伏在德安、庐山地区山岳丛林地带,摆下一个反八字形的阵势,等待两个师团的敌人自己送货上门。

  所 谓反八字阵,就是像一个颠倒的八字一样。日军部队由八字张开的二角进攻的时候相对很容易,受到的火力打击也较弱,因为国军兵力是分散的,并没有集中主力。

  但是在日军逐步深入八字阵的一路上,国军的抵抗则一点点的增强,并且通过全面的坚壁清野持续消耗日军战斗力。

  等日军到走到八字顶端的时候,他们由于受到不断的打击,已经补给线被切断,战斗力已经削弱一半左右。而此处又是国军防御火力最强的区域,同时也是国军选择的最有利于防守的地形。

  此时的日军很难突破八字顶端,此时国军就突然收紧包围圈,集中兵力从四面合围,这样就可以一举击溃疲惫的日军。

  这个106师团是所谓的影子师团。该师团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编成,师团以第6师团留在国内的骨干组成,他的军官全部是第6师团现役和预备役军官,而士兵除了少量士官以外,大部分士兵都是第6师团退役的预备役人员。

  这些士兵也主要是来自于南九州的熊本、大分、鹿儿岛、宫崎四县。显然106师团的官兵素质比第6师团差了一些,但装备则丝毫不差,完全和甲种第6师团一样。

  该师师团长为松浦淳六郎中将,辖步兵111旅团(下辖步兵113、147联队),136旅团(下辖步兵123、145联 队),骑、炮、工、辎重各一个联队。

  106师团出九江不远,在九江以南数十公里的金官桥一带,就遇到薛岳麾下欧震第8军及李汉魂第 64军阵地。松浦经过仔细观察,发现中国守军修筑了较为坚实的阵地工事。他怕强攻会有很大伤亡,挫伤师团锐气,于是他首先向日本航空队求助。很快日军大批飞机赶到,进行了长达两天的密集轰炸,中国军队阵地上顿时到处火光冲天,与此同时106师团的炮兵部队也同时疯狂射击了二天。

  通过望远镜,松浦看到中国军队的阵地上几乎所有的工事都被飞机和重炮炸毁,整个阵地都变成了一堆堆碎石和瓦砾。由此松浦判断阵地上的中国士兵剩下不了几个,他傲慢的对自己的部下说:冲锋吧!中国军队的所有工事都被炸毁了。失去了工事,皇军会像赶鸭子一样 把他们收拾掉。大家快去拣炸昏的鸭子吧!

  大批日军在中国军队阵地前中弹倒地。剩下士兵一边惊叹:顽强的中国人!’一边纷纷向后败退。106师团按照日军传统,配有大量督战队。见到士兵败退下来,松浦一声令下,督战队立刻乱枪打死了几十个跑在最前面的日本士兵。余下士兵不敢再后撤,只得卧倒在地朝着中国士兵拼命射击,双方在阵地 不到400米内展开激烈对射。

  日军有火力的优势,但是中国士兵的抵抗特别顽强,工事被炸毁了,他们就用碎石瓦砾甚至战友的尸体堆起来做掩护。即使一个小小的散兵坑,只有还有一个能够射击的中国士兵,日军就没有办法靠近。双方激战二天,日军遭受了意想不到的惨重伤亡,仍然不能前进一步。

  此时,第4军和第64军根据薛岳的命令,撤离阵地向庐山南麓山地退却。日 军106师团在此处血战了七天,才以很大的代价占领了离九江仅仅几十公里的中国军队部分阵地。松浦中将觉得很丢了面子,不觉气急败坏。此刻,他早把冈村的 叮嘱抛到了九霄云外,命令部队立即随后追击,全歼这股中国军队。

  于是106师团主力离开铁路随后追击,被中国军队引到了树木杂草密集的山区,傻头傻脑的钻进了薛岳摆下的“反八字形阵势”。

  见到日军上当,薛岳将军一声令下,早已埋伏多时的中国部队从四面勇敢出击,一时间日军从头到尾几乎各处都遭到伏击。中国军队的迫击炮弹和子弹铺天盖地的从各个日军看不到的角落射出来,日军顾此失彼伤亡惨重。成天的袭击造成日本士兵精神极度紧张,一有风吹草动立即向四周围胡乱射击,出现大量的误伤情况。

  冲锋的中国部队以第4军最为出色。第4军这支北伐中著名的铁军,丝毫没有侮辱这个称号。在冲锋 之前,军长欧震曾经下过命令,进攻中如果军官后退,士兵不用请示就可以立刻击毙军官,如果欧震自己后退,士兵一样可以朝他开枪。于是在激烈的作战中,第4 军从军长到排长,所有军官都战斗在队伍的最前面。甚至团长师长也挥舞手枪刺刀参与肉搏战。

  战斗空前残酷,富有武士道精神的日军开始也非常顽强,他们冲进来的中国士兵展开肉搏。双方使用了能够使用的一切器械,大刀,刺刀,枪托,铁锹,铁镐,拳头甚至牙齿。连双方的伤兵们也扭打一起,他们在杂草灌木中滚动,互相掐喉咙、挖眼睛、咬脸部。终于日军实在抵挡不住第4军战士的凶猛势头,仓惶向后败退,中国军队紧追不舍,日军开始支持不住。到了后来,日本士兵只要一见到猛虎一般挥舞着大刀和刺刀从树林中冲锋过来的中国士兵,他们就立即扔下重武器向后四散奔逃。

  光是被打死日军高级军官,就有联队长两名,分别是113联队长田中圣道大佐和145联队长市川洋造中佐,占师团全部4个联队长的一半。

  106师团在从出发到至今的战斗中,一个师团16000多士兵被中国军队歼灭了一半以上,约8000多人。周围山头到处都是日军尸体和伤兵,此时正是酷暑天,尸体很快腐败,日军阵地到处尸臭四溢,人人捂鼻,体质差的日本士兵甚至被熏昏倒。

  他急得在整日再指挥部的屋内团团打转,痛骂松浦淳六郎是个蠢货,骂他在 日本陆军大学学的东西都学到了猪的身上。他早在战前的作战会议上曾提醒过松浦淳六郎,叫他沿着南浔铁路走,不要被中国军队引到山里去。松浦淳六郎为了抢功不听劝告,导致现在这种尴尬的局面。

  此时冈村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险中求胜,他命令后面跟进的101师团立即乘船偷渡鄱阳湖,在106师团右测的星子镇登陆(鄱阳湖傍边的一个登陆点),从侧后攻击中国军队的主力,全力解除106师团之围。

  101师团也是乙种特设师团,战斗力和106师团伯仲之间。在之前淞沪会战中。101师团也在激战中伤亡过半,伤亡极为惨重。

  双方激战七天七夜,101师团 主力被阻挡在星子镇一带没有进展,国军誓死防御,比如160师的梁佐勋团1个营死守阵地,结果3个连全部殉国,无一幸存,占地才被日军攻陷。

  9月3日,得到增援的国军全线反击,几乎全歼了登陆的101联队,并击毙 了101联队的联队长饭冢国五郎大佐,连师团长伊东政喜中将自己的大腿被国军迫击炮击中,也受了重伤。

  这个伊东政喜只得灰溜溜的用船送回九江军野战医院治疗,101师团暂时由101旅团旅团长佐藤正三郎代理。

  松 浦命令化学兵立即释放毒气,一时间中国军队上毒气四溢。日军的化学战部队其实已经很有规模,但从未参加大规模的实战。在1937年,日军进行了化学战的实战检验,在淞沪会战,南京战役,徐州会战都有一定的使用,但规模并不大。

  1938年开始,日本军部认为化学武器实战已经没有问题,加上国军方面没有化学武器,从武汉会战开始,日军大量使用化学武器。8月6日,日本陆军参谋总长给华中派遣军下达战役中使用化学武器的命令,并为第2、第11军配发毒剂弹、筒高达30万发。

  日军在武汉会战期间使用化学武器400余次,共发射毒剂炮弹上万发,施放毒剂筒4万余枚,是日本侵华战争中使用次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次化学战。战役中中国军队中毒人数高达数万人,其中伤亡超过1.5万人,其中死亡约5000人。

  而中国军队由于技术低下无法自己生 产,只能全部靠进口,所以装备数量很少,就算中央军王牌部队,往往只有军官才配备防毒面具,士兵只能用布蘸水捂住口鼻。

  冈村得知中国军队后退以后,觉得机不可失,命令松浦立即在空军的掩护下向回马岭方向进攻,彻底突出重围。

  日军出动大批飞机,密集轰炸回马岭。8月27日到9月4日,在空军疯狂轰炸下,双方激战数日,日军终于占领回马岭。

  -----------------------在这种复杂地形下,日军重武器的威力大打折扣。

  冈村命令106师团就地修整。由于该师团损失非常惨重,完全失去进攻能力,冈村从九江为其补充了 3000步兵,该师团兵力恢复到一万多人。鉴于该师团的山地攻坚能力不足,冈村还特地将从杭州地区调来的第22师团山炮第52联队配属给106 师团。这样一来,106师团得到了近5000人的补充,在回马岭修整20多天以后,该师团重新恢复了元气。

  在日军101师团,106师团在南线被国军死死阻挡的同时,向西进攻的日军27师团进攻也没有什么进展。

  随后27师团又被孙桐萱和赶来增援的关麟征军团,黄维18军死死缠住。27师团苦战8个昼夜,付出巨大伤亡,仅仅前进20公里。激战到9月25日,27师团只取得微不足道的进展。

  冈村宁次没有办法,将101师团的102旅团紧急调动到瑞昌前线,结果立即遭遇国军围攻。103联队长谷川幸造大作被国军60师当场击毙!

  武汉会战之前,从华中派遣军到日本军部,都对冈村寄予的希望最大,给他的兵力也最多,让他发起进攻的时间也是最早。

  但是现在从占领九江后发动进攻,已经1个月多了,冈村的主力一没有占领南线的南昌,二没有占领西线个师团全部被薛岳牢牢的缠在武汉外围的崇山峻岭中,没有任何什么建树。

  同时派遣军指责第11军,如他们不能按计划向武汉挺进,切断粤汉线中国守军退路,势必影响整个会战的胜负,甚至会决定大日本帝国的兴衰。

  和傻乎乎的松浦不同,冈村并不冲动。他判断局势,深知如此作战下去,很难有大的进展。自己如果和薛岳继续在庐山附近的复杂地形缠斗,恐怕再打几个月仍是不分胜负。

  如果11军不能速战速决,那么武汉会战的结局必然是失败的。冈村宁次深知,一旦武汉会战日军失败,那么日军侵华战争也就必然失败,大日本帝国也就完蛋了。

  所以虽然他也知道这样孤军深入是兵家大忌,不过他相信如果自己能够大胆出奇兵,赶在中国军队弥补这个漏洞之前突破这个空隙,就有很大的可能一举打破薛岳的整体防御体系,彻底击溃面前的20多个师的中国军队。

  这个命令只有很简单的几句线师团以主力,突破五台岭附近阵地,进出于德安西南方,自侧背攻击德安周围之敌。

  9月30日,106师团在5天痛苦的山地行军以后,主力已经逼近德安西面50华里的万家岭地区,距离德安的27师团已经很近了。当时冈村宁次得到这个电报以后,大喜过望。他认为偷袭就要成功了,11军就要在短时间占领武汉,并且占领长沙切断百万国军退路,这是辉煌的胜利,足以让冈村宁次名垂青史了。

  这些山民很快将日军主力行军的情报传给国军,薛岳也很快就得到了106师团的所有情报。中国老百姓就是国军的眼睛和耳朵,这比日军的所谓空中侦察管用一万倍。这也就是所说的人民战争吧!

  得到这个情报以后,薛岳也是大喜过望。他深知这次106师团又犯了兵家大忌,居然敢于孤军深入国军重兵集结处,正是歼灭他的好机会。

  他从德星路、南浔路、瑞武路三个方面抽调几乎全部能够使用的部队,包括第66军、第 74军、第187师、第139师的一个旅、第91师、新编第13师、新编第15师的一个旅、第142师、第60师、预备第6师、第19师共10多万大军,准备一举歼灭106整个师团。

  此战是整个围歼作战的关键一战,如果此时106师团赶在中国围歼部队主力到达之前,突破中国军队的阵地,那么中国军队不但不能歼灭106师团,还会造成全线的崩溃,让冈村的计划得逞。

  106师团此时还有1万3000人,保有强悍的战斗力。他们选择的正面突破阵地,就是国军74军56师的防御阵地。

  此时106师团知道,如果无法击破74军的阵地,不但无法实现迂回占领武汉的目标,甚至会被包围自身难保,所以他们不计伤亡,全线突击。

  由于万家岭地区树林密集,投弹效果不佳。日本飞机为了提高投弹的准确度,几乎贴着树顶飞。飞机飞过地下的长草也被吹得乱飞。他们扔下大量炸弹,但是由于是山地,炸弹的效果有限。

  在冈村的示意下,日本飞机改投硫磺燃烧弹,不到一天,58师的简易阵地不 但所有土木工事全部烧毁,连杂草也没有剩下一根,到处都是烈火和烧焦的土地和树根。

  58师的将士在烈火中受到重大伤亡,幸存的少数衣衫破烂的面目焦黑的国军战士,仍然在成为焦土的阵地上誓死阻挡了日军几次疯狂的进攻。这给日本士兵的心理震撼是极为强烈的,他们甚至怀疑对手是不是有着血肉之躯的人?对他们射 出的子弹到底有没有效果也值得怀疑!

  106师团113联队在短短几天战斗中,伤亡3500人,而日军一个联队满员才不过3747人,换句线联队基本打光了。

  此战中不少连,排全部官兵殉国在阵地上,无一幸存。而没有全部殉国的部队,由于连长排长全部身先士卒,大部分已经殉国,只好有班长代理指挥。班长也殉国以后,只好由老兵指挥。

  这时候,一股从庐山方向赶来救援106师团的27师团日军一部赶到,得到消息的106师团此时也全线师腹背受敌,以几百人拼死抵抗,情况非常危急。

  此时58师师长冯圣法已经没有一兵一卒可以使用,他蹲在一个炮弹坑里,抱着电线军俞济时军长痛哭求援。

  此时俞济时军长也没有任何预备队可以使用,只能咬牙抽调自己仅有的一个警卫营中的两个连派了上去,火速增援58师。

  而俞一个军部只剩下一个警卫连保护!当时军部周围已经发现了日军的小股侦察部队,此时俞军长也顾不了这么多了。

  警卫连装备不少冲锋枪,他们立即迎面冲上去在近距离突袭,日军也已经筋疲力尽,终于把突入日军全部歼灭。

  与此同时,薛岳调遣的各师已陆续到达指定位置,对106师团包围已经基本形成。这 时候冈村收到了松浦的遭遇中国军队顽强狙击的电报,他感到事情很不妙,命令空军立即给予全面的侦察。

  很快派出的侦察的空军传来情报:106师团主力已在白槎以南约15公里处被国军阻击,导致不能前进。而在周围 的崇山峻岭中,侦察机发现大量隐蔽行军的中国军队!冈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大惊失色,他此时终于判断出薛岳的目的,是把松浦的整个师团诱引到万家岭一带全部歼灭。

  松浦接到电报以后,也醒悟了。他终于明白了面前的74军为什么以这么大的代价正面阻击他的部队。他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命令部队立即突围。此时虽然形势非常危急,如果106师团不顾一切全力突围,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可惜,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发生了一件令所有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大名鼎鼎的松浦中将居然迷路了!

  这个地图后来被日军参谋本部印刷发到侵华日军各作战部队。该图 由于时间过久,有很多错误之处。万家岭一带方圆十几公里,到处都是参天大树,遮蔽了所有的阳光,进了树林就是一片黑暗根本看不到太阳,自然无法辩明方向。

  松浦想利用指南针测向,可惜当地普遍都有磁铁矿,指南针不是到处乱转就是一动不动,根本无法使用。当地的中国居民得知日军前来,除了帮助中国军队修筑工事的民夫以外,都不愿意和日军合作,统统逃到了山里隐蔽起来,日军根本找不到一个向导。

  10月5日,第1兵团主力第74军等部在长岭、背溪街、张古山、狮子岩等处与日军第106师团激战。到了10月6日,松浦师团一万多人已经伤亡过半,此时中国军队各个师都已经到位,只等薛岳的一声令下了,日军向外突围显然已无可能。

  原 日军106师团的幸存者辎重运输兵那须良辅战后在《地狱谷中的三个星期》一书中描述了日军当时的绝望:“战友们大都受伤,也有些因为饥饿和疲惫而倒下。死 在水沟的战友们,他们的脸色都变成茶色而浮肿,白花花的蛆虫从他们的鼻孔和嘴巴掉下来。一连几天都没吃东西,只能从漂浮着同伴尸体的水沟里舀脏水喝,活着的人也都快变成了鬼。我也觉得我的死期到了。对着月亮,我放声大哭。”

  7 日,薛岳认为歼灭当面日军的时机已到,下达了对敌106师团展开总攻击的作战命令,当天下午,薛岳一声令下,总攻击开始打响,10万大军全线攻击,一时间 到处都是中国健儿奋起出击的身影。日军困兽犹斗,他们占据几个高地,靠着日本飞机的支持,拼命抵抗。

  74军不亏抗日铁军,他们迅速逼近日军,然后在近距离投掷手榴弹,并继之以白刃战,凶狠的进攻打的日军哭爹喊娘。仅打了一天多,74军攻击的正面战场,就令第106师团伤亡了4000余人。

  但张古山高地和长岭高地地形极其险峻,很多地段几乎为九十度的悬崖,不要说有日军防守,就算没有日军防守也很难攀登上去,完全是易守难攻地域。

  74军几次强攻没有见效,张古山和长岭只要在日军手中,日军就可以居高临下阻挡国军逼近核心阵地。

  74军153旅旅 长张灵甫建议,目前看来国军以轻武器去强攻张古山阵地,在短时间内绝对不可能成功,只能使用智取。

  王耀武和众多旅长大吃一惊,他们半响没有说话,最后王说:张古山和长岭的悬崖是90度的,别说人,就是猴子也不容易爬上去。而且,就算你们爬上去了,一面是日军大部队,一面是悬崖,你们没法撤退。如果不能打赢,恐怕就要全军覆没了,这太危险了。

  张灵甫傲然说:我们革命军人,还谈什么危险不危险。大家都看过《三国演义》吧,魏国大将邓艾为攻取成都,出蜀将之不意,带精兵安度阴平,飞跃摩天岭,一举功课了酱油,涪城和成都。我们也可以借鉴这个战例,以一部从正面进攻,我亲自带领敢死队从悬崖上去。日本人做梦也想不到有人敢从悬崖上爬上去,肯定不会设防,这样我们就可以两面夹攻了。

  王耀武被张灵甫的说法所信服,但他还是说:不行,这样太险了。就算带敢死队上,你一个少将旅长也不能去,找个营长带队就行了。

  张灵甫说:此战极为重要,我方敢死队人数远比张古山和长岭上的日军为少,如果不能置于死地而后生,恐怕真的全军覆没。一个营长不能坚守这种重任,还是我亲自去吧。

  张灵甫则亲自从部下305团中选出500多人的一支敢死队,先从日军疏于防范的长岭高地的悬崖绝壁,乘夜色攀登上去。

  他们500多人一上去他们就挥舞大刀突然进攻。当时夜色太黑,伸手不见五指,混战中根本无法分清楚谁是国军,谁是日军。

  张灵甫灵机一动,让大家把上衣全部脱掉。突袭的时候,敢死队员一手拿大刀,一手往对方身上摸。如果摸到光身子就是自己人,如果摸到军服,上去就是一刀。

  面对这种玩命的打法,长岭高地上的600多日军根本无法对付,加上本来就措手不及。经过数小时激战,长岭高地被张灵甫攻占。

  张古山的日军较多,总数800多人。张灵甫他们爬上张古山以后,不顾刚刚肉搏战的劳累,再次全线攻击。张古山日军还是很顽强的,他们顽强抵抗,但实在不是74军敢死队的对手,死伤400多人,余者一哄而散。

  松浦淳六郎得知张古山主阵地失陷以后,大惊失色。他拿出剩下的主力部队,下令不惜一切代价收复张古山。

  在日军飞机和重炮打击下,张古山阵地完全成为一片焦土。当时国军老兵回忆,从远处看,张古山笼罩在浓烟火海之中,就像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

  张古山并不大,阵地上只有国军305团一个团兵力。面对日军如蚂蚁一样的猛冲上来,张灵甫和305团团长唐生海亲自率领全团官兵和日军展开肉搏战。

  期间战斗激烈 的无法形容,305团团长唐生海在激战中受了重伤,火线上任的代理团长于清祥英勇殉国,三个营长一死一重伤。

  张灵甫不认输,他在9日再次率领51师400人的敢死队,在58师200多敢死队的帮助下,全线进攻。可惜激战一日,只给张古山上日军造成很大伤亡,并没有夺取阵地。

  到了晚上,张灵甫不顾自己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再次组织敢死队继续夜袭张古山。当夜,张灵甫率领敢死队的勇士们4次占领张古山,又4次被日军夺回,第5次张灵甫率领最终占领张古山。

  这些勇士的献身精神最终压跨了日军的顽抗,国军最终牢牢控制该关键阵地。战后统计,日军仅遗张古山阵地前,尸体就达四千多具。不大的张古山上到处都是日军和国军官兵的遗体,日军对此站心惊胆战,战后他们把张古山叫做:血岭!

  而国军伤亡也极为惨重,51师305团殉国2000多人,负伤的更多,该团撤下阵地的时候仅剩1个连。

  张灵甫此次腿部受伤后,因为战事吃紧,他只做了简单的治疗后带伤继续作战。由于前线医疗条件差,张的腿部伤口长期发炎,不能痊愈。

  之后,在几月后的南昌会战中, 张的腿部又被日军重机枪击中,伤上加伤。虽然蒋介石后派飞机送张到香港的玛丽皇家医院抢救,不过因为没有及时有效的治疗,张的右腿最终没能保住,造成了终身的残疾。

  张灵甫的“张瘸子”绰号和一根拐杖从此伴随着走过一生,直到他在内战中的孟良崮小山上开枪自杀身亡。

  激战至10月9日,在中国军队的打击下,日军106师团损失惨重,仅剩下数千残兵,被压缩在万家岭、雷鸣鼓、田步苏、箭炉苏等几个阵地里。他们筋疲力尽,面色憔悴,精神接近崩溃,真可谓人不人鬼不鬼,仅仅靠着人的生存的本能拼死抵抗,整个师团已经陷入了全线崩溃的边缘。

  此时不但士兵死伤严重,连军基层军官也几乎伤亡殆尽,很多连 都只能由班长指挥,无法有效作战。鉴于此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官,以加强其防御力量。

  这在整个中 国抗日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可惜山中风大,中日阵地又犬牙交错,很多降落伞飘到了中国军队的阵地上,许多日本军官一落地,就被中国军队逮了个正着,成了俘虏。

  薛岳接到命令以后,立即组织了13支敢死队,准备乘夜突袭日军残存的几个核心阵地,一举歼灭日军的残余部队。10月9日晚19时,薛岳一声令下,13支敢死队举起大刀奋勇出击。其他个部队紧随其后,向箭炉苏、万家岭、田步苏、雷鸣鼓刘、杨家山等地全线攻击。

  国军敢死队员们对日军重机枪炽烈的火网毫不在意,冲在最前头的士兵中弹倒了后,后面的就跨过尸体前进,之后还有第三队,第四队。

  这前仆后继潮水一般的情景,在已 经精神恍惚的日军士兵面前几乎是一种可怕的幻觉,也彻底摧垮了日军的最后意志。

  激战至10日晨,第66军收复 万家岭、田步苏,第4军收复大金山西南高地和箭炉苏以东高地,第74军收复张古山,第91师收复杨家山东北无名村,第142师收复杨家山北端高地。

  其实松浦已经几次看到了中国军队官兵在他附近搜索,一次离他只有100米左右。他为了避免被活捉,已经做好了开枪自杀的准备。

  战役结束后一名日俘供认:几次攻至师团部附近,司令部勤务人员,都全部出动参加战斗,师团长手中也持枪了。如果你们坚决前进100米,师团长就被俘或者切腹了。

  10日以后,106师团残余的千余人已被打散,他们分别退到雷鸣鼓刘、石马坑刘、桶汉傅、松树熊等不到5平方公里的狭窄区域内隐藏待援。

  鉴 于基本歼灭106师团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薛岳为了避免被日军反包围,以造成大量损失,下达总撤退。

  至此,整个南浔路战役中,日军第101、第106师团之木岛、池田、津田等四个联队和其他部队,共3万余人被国军歼灭。

  在这一带战场,处处是埋葬日军战死者的坟地,且在每座坟丘前面的木牌上写着战死者的姓名、军衔,还在不少的木牌上,戴有死者之钢盔。

  但国军方面为了此战,也付出重大牺牲,从九江战役完成之后,到万家岭战役结束期间,仅仅74军参战的1万9000名官兵中,伤亡失踪高达9500人。除了张灵甫他们51师伤亡殆尽以外,74军另外一个58师也有2个团长,6个营长,1237名连排长伤亡,普通士兵伤亡4000多人。

  后来田汉作词的74军的军歌中写道:我们在战斗中成长,我们在炮火里相从。我们死守过罗店,保卫过首都,驰援过徐州,大战过兰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国家的武力,我们是民族的先锋!

  106师团遭此歼灭性打击,已彻底失去战斗能力,即在南浔路北段担任守备任务,进行休整补充,原定与101师团进攻南昌的任务被迫取消。

  万家岭战役的意义非常深远,并非歼灭106师团这么简单。此战日军伤亡很大,10万大军伤亡了3万多人,这导致本来就兵力不足的11军战斗力大减。冈村宁次被迫放弃了南下占领南昌,然后切断湖南长沙的计划。随后,武汉会战最后阶段,百万国军从容的撤退到湖南,没有遭遇日军的任何拦截。那么,显然武汉会战日军的第一位目标,也就是歼灭国军主力就自然而然的失败了。

  既然武汉会战不能歼灭国军主力,那么占领武汉地区又有什么意义呢?无非让日军继续分兵,陷入持久战而已而已啦!

  同时,由于伤亡太大,日军武汉会战第二位目标也没有实现。武汉会战的第二个目标就是占领湖北,江西,湖南三省,以基本占领国军第二层的防御圈,将国民政府赶出中国的核心区域。

  可惜江西省省会南昌既然没有被占领,占领江西省也就无从谈起,进而占领湖南省也就更不用说了。冈村宁次随后,只能将残余兵力集中起来进攻武汉,最终连湖北省都只占领了一部分。

  万家岭战役的意义很大,但也可观说明了中日两军战斗力的差距。显然,106师团在日军中属于二流师团,官兵也只有1万多人。而国军为了歼灭了,出动10万大军,花费22天时间才基本将它歼灭,而国军方面的伤亡也比日军要高出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