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三规律 > 战争电影 >

水形物语、哈利·波特、国王的演讲……这个男人承包了热门电影的

2018-07-28 07:12

  但凡你踏进过电影院,看过近年来一些热门的电影,那么你一定听过法国作曲家亚历山大·德普拉的作品。不管是人尽皆知的《国王的演讲》《色·戒》《逃离德黑兰》,文艺青年钟爱的《了不起的狐狸爸爸》《布达佩斯大饭店》《本杰明·巴顿奇事》《面纱》《丹麦女孩》,青少年喜欢的《暮光之城》《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还是2018年奥斯卡获奖影片《水形物语》,今年上映的《犬之岛》等,这些脍炙人口的电影配乐皆出自德普拉之手。

  如今,57岁的德普拉已经为100多部电视和电影创作了配乐,多产的他有时一年内会为七、八部影片配乐。这位配乐家近年来的成绩单也辉煌得可怕,奥斯卡、金球奖、格莱美、法国凯撒奖……用“拿奖拿到手软”来形容他并不为过。

  凭借《水形物语》获得今年奥斯卡最佳配乐的法国作曲家亚历山大·德普拉,将在7月15日亮相2018上海夏季音乐节,执棒上海交响乐团演绎由他作曲的多部经典电影配乐作品。这是德普拉暌违十年后再度来到心仪的上海——“这是一座能激荡起艺术家无限灵感的都市,其现代化的感觉颇像纽约,也流淌着如我的长居地巴黎那般的浪漫气质。”

  在演出前的分享会上,德普拉携他的妻子、小提琴家索尔雷出席,索尔雷也是此次沪上配乐音乐会的艺术指导。沪上音乐会曲目将涵盖他不同时期、类别的电影配乐作品:有他1996年的早期作品《自制英雄》;有商业大片《哥斯拉》《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下)》;也有拿下诸多大奖的里程碑之作《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国王的演讲》《布达佩斯大饭店》《水形物语》等。对德普拉影响最大的电影配乐家是约翰·威廉姆斯。德普拉曾说,他对于威廉姆斯的崇拜源自1977年最初听到《星球大战》音乐的那一刻。在那一刹那,他激动万分:这个人听过斯特拉文斯基!普罗科菲耶夫!拉威尔!德彪西!科普兰!艾夫斯!还有爵士音乐!但是他偏偏就能创造出一种自己的音乐语言并且与电影完美契合。于是,德普拉买了他的黑胶唱片,确定了自己未来要做的事。

  如今,57岁的德普拉已经为100多部电视和电影创作了配乐,多产的他有时一年内会为七、八部影片配乐,成绩单上一片辉煌,奥斯卡、金球奖、格莱美、法国凯撒奖……无论是大制作的商业电影还是小成本的文艺片,我在创作中都抱有同样的信念——要将自己对音乐的热情和敏感百分百投入其中。若用音乐类比,小规模三重奏和大编制的交响曲,都应该给观众带来同样震撼人心的力量。德普拉特别提到他的奥斯卡获奖之作《水形物语》,在为这部爱情电影配乐的过程中,他试图传递片中主人公哑女艾丽莎的过往,以及她内心隐秘的情感,我很欣赏该片导演托罗对画面的掌控力,不过有些东西再唯美的画面可能也无法表达,这就需要我用音符来诉说。

  在创作理念上,德普拉认为音乐家应该广泛吸收世界各国音乐养分,在了解甚至热爱的基础上融会贯通。这与德普拉的成长背景密不可分,他母亲是希腊裔,父亲则是法国人,父母在加州成婚;他听着古典音乐家拉威尔、德彪西、梅西安、斯特拉文斯基、莫扎特的作品,以及世界音乐和爵士乐长大;他还通过研究巴西和非洲等地区的音乐,让自己受益良多。因此,广阔的音乐视野和不拘一格的运用手法,也在德普拉的电影配乐中有所展现:《戴珍珠耳环的少女》尽管故事设定在17世纪的荷兰,却运用了不少巴西音乐的元素;班卓琴、吉他、低音提琴和小提琴贯穿在《了不起的狐狸爸爸》中,以呈现田纳西州的田野生活;《布达佩斯大饭店》通过曼陀林、匈牙利扬琴、吉他等乐器,构建出一整幅粉色欧洲衰落史的音乐景观;《犬之岛》将篠笛、太鼓等日本传统乐器作为大背景并穿插低音萨克斯,再加入早坂文雄在《七武士》配乐中使用的男低音吟唱,与荒谬而严肃的故事浑然天成……

  值得一提的是,音乐会上德普拉还将带来根据莫里斯·梅特林克剧本《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所创作的《为长笛和乐队而作的交响协奏曲》。德普拉崇拜的作曲家德彪西曾写下不少为长笛而作的乐曲,也曾为梅特林克的剧本《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谱曲,孕育出一部歌剧杰作。尽管偶像珠玉在前,德普拉相信自己的音乐将彰显其特色,我会展现长笛和乐队之间的对话,同时传递出东西文化的交融。

  在《戴珍珠耳环的少女》中,德普拉的音乐梦幻迷离,把人们带到17世纪繁华的荷兰街道上。其中“格里耶主题”以长笛的悠扬宁静与管弦乐的暗潮汹涌,暗示画家维米尔与少女之间的情愫暗动,这一明一暗的旋律正如其同名画作一样梦幻却伤感。配乐收获英国电影与电视艺术奖和金球奖提名,奠定德普拉在国际配乐界的声誉。

  在《布达佩斯大饭店》原声《古斯塔法先生》中,德普拉与导演韦斯·安德森在音乐中融入了许多瑞士、俄罗斯以及其他一些中欧国家的音响元素。为凸显古斯塔法先生的形象,通过重复的音型和顿挫的节奏,配合着电影中极端对称的视觉画面呈现出角色戏谑的行为。

  电影《模仿游戏》同名主题曲运用弦乐、木管与交响乐队的交相呼应渲染氛围。弦乐用于描绘二战的悲壮氛围,钢琴演奏的颗粒音型是机器的持续转动,笛声又奏出秘密军事基地中远离尘嚣的宁静,以及背地里的暗潮汹涌。主角艾伦·图灵说,二战对他而言就是“一群字谜爱好者的游戏”,而这首俏皮灵动又潜藏沉恸的旋律既映衬了他最好的时光,也告示了他战后令人扼腕的惨淡结局。

  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水形物语》故事设定在1963年的美国,讲述了一位实验室清洁工与一个被捕的水陆两栖人的爱情。同名主旋律出现在电影中后段,描述的是女主角爱丽莎冲入浴室与人鱼相拥并幻想两人在水中跳舞的场景。德普拉采用怀旧浪漫的音调,并通过竖琴和管乐模仿八音盒音色,辅以圆舞曲式的节奏描摹爱丽莎心中的梦幻童话。他认为这部电影里将“爱”与“水”两个意象相融会,给了自己一定的灵感:“当你陷入爱情中时,每当你看到你爱的那个人,你心里肯定就会涌上一些温暖而柔软的感觉吧。同样的,当你思念你的爱人时,会有一些微微的疼痛感与那种温暖交杂,所以我试图从自己的经历中找寻这样繁复的情感,并把它呈现在音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