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三规律 > 动作片 >

成龙:中国动作片面临困局有交流才有突破

2018-07-27 06:33

  走进休息室的成龙显得有些疲惫。头一天晚上的开幕式结束很晚,听说他凌晨3、4点才睡。早上起来在研讨会上发表了一通演说,紧接着就要过来面对记者们的长枪短炮、七嘴八舌。

  助理说,下午成龙还要参加后续活动和闭幕式的彩排。闭幕式上,他将进行一点“惊险表演”,需要彩排好几次,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年纪渐长,曾经拍武戏不要命、如今也不得不接受拒绝了几十年的替身的成龙,工作起来却还是那么“拼”。

  我心中更添一层敬意。正是这种“拼”的精神,推开了好莱坞的大门,塑造了中国功夫的神话,催生了功夫喜剧片这一电影亚类型,让全世界的电影动作设计都开始效仿中国……如今,他深感中国动作片面临着困难重重,于是不吝挥洒全力,为它突破困局开拓出一点前路。

  很高兴能借着这一届国际动作电影周的举办,说说自己对国产电影的心里话。我们都能看到,随着中国电影市场规模的逐步扩大,观众能接触到越来越多的来自不同国家和文化的作品。同时,每一届电影周也会迎来众多国内国际的动作电影参评展映。这很容易形成对比,也会让人思考,中国电影的特色和优势在哪里?

  就动作片而言,曾几何时,我们的优势还是很明显的:华语功夫的动作设计只有我们能做,别人做不了。和我们的动作明星相比,国外演员大多也不具备同样的身体条件。所以我有幸打入了好莱坞,像袁和平、元奎、成家班等也能够对外输出,给外国电影做武术指导。动作片,曾经是华语电影的一块金字招牌。

  但是,随着这几年的交流和发展,国外电影界在吸收融合中不断成长,使中国动作电影面临很大的挑战。比如在动作设计上,他们已经通过学习和聘请华人武指,吸收、融合了我们的优势,再配合他们擅长的——比如电脑合成特技、镜头剪辑等等,能够做出拍出效果非常好的作品。而我们却还没有学会他们的优势。并且,换个角度来想,即使完全学会了国外先进的视觉制作技术,会不会丢了我们自己的东西?作品的中国特色在哪里?这也是我们应当警惕的。

  新的一代人已经成长起来了。现在很多国外的年轻人,功夫可能不比中国人差。而且他们来自不同的行业——比如有学体操的,思维很灵活,他们可以用太极配上街舞,或是融入跑酷……动作非常漂亮。反观中国功夫的传承,相对固守传统,要“死板”一些,比如成家班的学员,都是专门学武术的,除了招式,没那么多想法。传统武术指导行业如何更新血液、怎么融合新出现的动作体系,这些方面还需要我们去积极尝试,努力解决。

  当然,我们也在坚持自己的特色。比如最原生态的功夫片,像《黄飞鸿》系列,《叶问》系列,都是其中的代表。这些无疑都是非常优秀的影片,但是从国际影响力来说,成就又是有限的。这一方面源于题材的受限,另一方面,很多动作设计很棒的片子,在主题、内容和呈现形式上仍缺乏创新,导致局限在一小撮动作片影迷中传播,接受度始终打不开。

  那么,怎么才能做到像《阿凡达》《功夫熊猫》这样被大众广泛接受呢?譬如同样是中国的传统民间故事,迪士尼拍的《花木兰》就能风靡全球,我们自己拍《花木兰》为什么就只能局限于国内市场?其中的原因值得我们反思。

  这些问题的解决,当然都需要时间。我认为,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交流,不要闭门造车,不要盲目自大,而要敢于走出去和引进来。走出去,是让我们的电影人、尤其是年轻一代电影人去学习。像《捉妖记》的导演许诚毅,曾经在梦工厂担纲主力,吸收了很多国际电影制作和动画制作的经验,这些都体现到了他在本土制作的影片中,也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引进来,是请国外的制作人来执导本土的影片,为我们培养人才。这些年来,我非常努力地抓住每一次机会,进行了很多国际合作,也是因为上述原因。

  动作电影需要突破,我自己也是如此。动作喜剧曾经是我最明显的标志,凭借这类影片,全世界的观众认识了我。但其实,演员最怕的就是被贴标签。我已经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尝试去掉这个标签。从《新宿事件》《大兵小将》,到《功夫梦》《警察故事2013》,我希望让观众知道,我不仅能拍喜剧,也可以演悲剧;我是一个演员,而不仅仅是“动作演员”。我喜欢走不一样的道路,也从未停止过探索。每拍一部典型的“成龙风格”的动作片,我都会主动做出改变,出演一个更有挑战性的自己。

  同时,我也喜欢尝试不同的交流和合作方式。比如近几年的《天将雄师》《绝地逃亡》《英伦对决》等等,我们起用了来自全世界的顶级演员,和国内外的导演合作,很多角色和剧本都是第一次尝试。我希望自己能带个头,为国内的电影人闯一闯、试一试,什么样的路能走通,什么样的路不好走。我更期待看到的是,国内的电影人也能敢于去尝试,去合作,去交流,放胆去做,而不是在熟悉的领域内跟风或自我重复。

  当然了,创新之际也须有所坚持。中国动作电影是由武及德的过程,这个“德”就是功夫带给人的英雄梦,这也是我电影中的头等大事。什么能拍,什么不能拍,表现什么,不表现什么,我有自己的准则。熟悉我电影的读者,其实能从很多细节里看到这些“准则”。譬如在对垒中,主角从不趁火打劫,不落井下石,不攻击女性,甚至还会去救下被打斗波及的小动物,这都是中国传统的武德精神。还有,我从来不靠低俗的镜头博眼球,不渲染血腥和残忍。另外,我也会有自己热衷的一些主题,比如文物保护,从36年前的《龙少爷》,到《醉拳II》《A计划》,再到《十二生肖》,这种情怀是一以贯之的。可能有人会觉得,总是相同的话题会不会太套路。但我始终相信,有些东西值得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守护。

  另外,我还想要提醒所有电影人,心里一定要装着观众,对自己的作品也要有清晰的定位和目标。一部电影到底是面向本土,还是国际化的,是像《尖峰时刻》那样充满插科打诨的美国元素,还是像《十二生肖》那样加入一些家国情怀,不同地区的观众对什么情景更喜闻乐见,自己心里要有数,要对得起观众的每一张电影票。

  成龙国际动作电影周迄今已经成功举办4届,虽然电影周的特色和影响力都逐渐显现,但仍然只是属于动作电影人这个圈子内的一个奖项。对我来说,我希望电影周能够具有更广的视野,更大的影响力,将来有一天,它能像举世瞩目的奥斯卡一样,得到包括“文戏”电影人和观众在内的人们的关注和认可。这个目标还很遥远,甚至很多人怀疑它是否真的能实现。可就像一句流行语说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不迈出第一步,你永远也不知道前面的风景。这是我对于动作电影周的梦想,也是我对于中国电影的瞩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