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分分彩组三规律 > 动作片 >

张紫妍陪睡门后9年间的故事任何一部韩国追凶剧编剧都写不出来

2018-09-08 09:10

  之所以要「回到过去」,就是因为很多案件,由于证据不足等各方原因不了了之,再加上公诉时效,最终成了落满时间尘埃的悬案。只有跨越时空,才有可能重新寻找到揭开谜底的蛛丝马迹,为死者伸张正义,让罪犯得到惩罚。

  9年过去了,案件公诉的最后期限就在这个月,如果找不到关键性证据的话,它就将成为一桩烂尾案,将张紫妍的冤屈永远埋葬。

  知名度最大的角色,是2009年韩版流星花园里的一个恶女配角Sunny,经常霸凌女主惹人嫌的那种。

  1月初剧集开播,「尔晴式」的演技刚让张紫妍的星路开始有了眉目,谁知道,3月7号这一天,她便在家中上吊自杀了,享年26岁。

  小明星的自杀消息,即使放在今天,也顶多一天热度,而张紫妍的身亡却在当时引发了一场韩国演艺圈的大地震。

  起初,各方媒体先是深八她的家世生平,发现在剧里演绎蛮横恶女的张紫妍,现实生活中却饱受抑郁症困扰——

  16岁时,父母在一场交通事故中双亡,留下她和姐姐相依为命。双亲的突然离世,让张紫妍的精神备受打击,心灵创伤久久难以痊愈,虽然试过养小动物等各种方法来治愈自己,但始终无法走出阴影。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性格也越来越孤僻,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整天都不出门。

  这样「孤僻」的人选择结束生命,用「抑郁」解释再合理不过了。理所当然地,媒体便这样就将她的死因盖棺定论了。

  2011年,韩国新闻节目首度披露了张紫妍的遗书,原来从2005年起,她便被经纪公司老板胁迫向多达30余人,提供了100多次的性服务!

  当中涉及到的大都是权贵商贾、各界大佬,横跨娱乐圈、媒体圈、财经圈到政治圈,她还详细列出了一份包含时间、地点、人名的恶魔名单——整整50页的血泪控诉!

  在经纪公司老板安排的「酒局」上,被当众揉胸猥琐是家常便饭,张紫妍甚至还会被要求站在餐桌上跳舞,好让「宾客」们能一览裙底风光。

  禽兽们还在性侵过程中,强灌张紫妍兴奋剂、毒品,让她「三门全开」,导致事后张紫妍甚至无法正常走路。

  把张紫妍推入魔窟的就是她当时的经纪公司老板金某,此人既是一个老鸨也是一个打手。但凡张紫妍表现出一点不情愿,他便会立刻上手殴打直到她就范。

  多年来,金某用暴力恐吓以及高额违约金控制着张紫妍,让她彻底沦为了某些上层大佬利益交换的玩物。

  「每当换上新衣服,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酒陪睡的日子……太肮脏了,觉得自己很悲惨……都想死了算了。」遗书里的每一个字,都是裹着成吨眼泪的绝望。

  张紫妍男友朴一泽,曾向家人和朋友筹借巨资想为张紫妍赎身,可是却被张紫妍拒绝了,她觉得就算离开了狼窝,她也始终无法彻底摆脱圈内大佬的控制,没准还会连累到男友。

  因为私下与经纪公司多次谈判未果,朴一泽反而因此得罪了「恶魔名单」里的圈内大佬,最后被迫与原来唱片公司解约,星途尽毁。

  在张紫妍自杀后,朴一泽被以关键证人身分传唤,但在返抵韩国后,却无故失踪,彻底失联,不禁令人毛骨悚然。

  后来,法院认为身为唯一证人的张紫妍已经过世,加上证据不足,最终宣布公司高层无罪,民愤哗然始终会随着时间而流逝,张紫妍的遗书也成了坊间的一出都市传说。

  也许就像韩剧里演的那样,即使在最肮脏的系统里,也有最不怕死的人在维护正义。在随后的几年里,案件历经了反复上诉,到了2014年,韩国高等法院最终推翻之前的判决,认定她被迫陪睡事实成立。

  今年年初,张紫妍事件再度引发舆论关注,韩国民众自发向青瓦台请愿,要求重新彻查张紫妍自杀一事。

  重新调查取证的细节,在随后的几个月中不断被曝光,光是相关调查资料就有5000多页!这时我们才发现,张紫妍案的信息量有多大。

  《朝鲜日报》记者赵熙千、TV朝鲜社长方正梧、知名酒厂「真露」会长朴文德都名列其中。韩国网友讽刺,「深入调查张紫妍案,恐怕会动摇国家」。

  我们惊讶的发现,张紫妍被迫服务的对象里,甚至包括上至86岁的乐天集团会长,还是协同自己56的亲儿子一起实行性侵的!两人甚至在实施过程中,使用到了酒瓶和其他各种意想不到的工具对张紫妍进行性虐。

  由于张紫妍一天要接受十多人强暴,在她自杀的几天前,还被迫去做了结扎手术,为的就是方便男人无套进入。无耻在这群畜生身上完全看不到下限。

  为了方便「做生意」,老板金某甚至直接把公司改造成了一个大型的「陪客酒店」。酒吧、浴室、VIP包房一应俱全。就是这个狼窝,最终埋葬了张紫妍。

  跟张紫妍之前同属一家经纪公司的尹某,接受采访表示,自己曾多次与张紫妍一起被强迫陪酒,亲眼目睹一名记者强迫张紫妍坐到膝盖上进行猥亵的场景。

  当年,她做了13次笔录,但证词却始终不被采信,没能帮上张紫妍。对于这位同僚,她一直心怀内疚,而作为目击证人指控大佬,她也遭到了演艺圈的封杀。

  后来她才知道,之所以自己的证词无效,原来是一名检察官的施压造成的,而这位检察官正是她当年控诉记者的太太。在官官相护的系统里,她的证词根本没有留下痕迹。

  张紫妍当时账户多出的不少笔汇款被查出的时候,那些大佬的解释居然是,看她可怜,给她买紫菜包饭用的,不是陪睡费用,警方居然还采纳了……

  让张紫妍在父母忌日陪酒的当事人也被揭露,原来是韩国某报社社长的二儿子,张紫妍就是在被拉去给他等众人陪酒后,选择自杀的。诡异的是,此人当年虽然接受了警方调查,但审案记录上却没有审讯警察的名字,细思极恐!

  张紫妍也不是没有反抗过,当她鼓起勇气报案时,得到却是更多的羞辱,知情人透露,当时的执法人员甚至还调戏张紫妍,要她描述自己被玩弄的过程。绝望的积累让她选择了轻生,而压垮她的稻草到底是哪一根,我们已经很难判断了。

  重启张紫妍案后,媒体连篇累牍的报道,民众的呐喊,一度让人以为张紫妍能被翻案,罪魁祸首能被绳之以法。

  《signal》的主角朴海英,取得了跟过去沟通的方法,试图通过历史来找寻破案的线索,然而到最后却发现,即使过去改变了,也仍然有不会改变的东西——那就是,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